“超级口岸”来了横琴口岸的“一国两制”新实践

“超级口岸”来了横琴口岸的“一国两制”新实践

新华社广州12月18日电题:“超级口岸”来了:横琴口岸的“一国两制”新实践

新华社记者马晓澄、刘大伟、卢烨

老秦还对记者讲述了另一个岛上“人尽皆知”的传闻,举报者认为2014年的“扇贝绝收”事件背后除“提前偷捕”外,更大的猫腻出在扇贝苗本身上。

獐子岛岛民联名举报签字,这样的签字表共有百余张 

在拱北口岸、深圳湾口岸等内地往来港澳的口岸,当前传统的通关模式为“两次排队、两次查验、两次放行”,即旅客需要在内地和港澳各接受一次检查才能通关。而横琴新口岸将实行“合作查验、一次放行”的通关模式。

横琴新口岸的“新”,不仅仅在于规模上的扩大,还在于通关模式上的创新。

令岛民们愤怒的还有在“冷水团”公告发布同时出面为公司背书的专家与公司的关系。獐子岛公司在其受灾公告中透露,2014年10月21日,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召集相关专家开会探讨了獐子岛海域底播虾夷扇贝亩产下降的原因,并形成了《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会议纪要》。

澎湃新闻记者查询相关工商资料,吴厚记在离开獐子岛公司后,又成立了一家“大连盈瑞养殖技术服务公司”,仍旧与獐子岛公司做着水产甚至扇贝苗业务。

獐子岛公司负责播苗员工当时表示,“我在公司干了十四五年,亲自到海上去播的苗,包装一打开全是沙子。他虚报,根本没有多少苗,打比方说二十包吧,有七包到八包全是沙子。”

“冷水团”公告转天,2014年10月31日,獐子岛公司便迅速组织了“灾害说明会”,公司高管以及中科院海洋所专家悉数到场。会上,时任中科院海洋所所长助理刘鹰(现大连海洋大学教授)发布了北黄海冷水团当年被监测到的异动数据,并判定该次受灾原因就是冷水团。

“这种事情怎么能让公司自查?”老赵质疑道。

横琴新口岸旅检通道即将开通,将大大缓解拱北口岸的通关压力,并将大幅改善横琴口岸的通关体验。不仅如此,其即将采用的“合作查验、一次放行”通关模式,也是“一国两制”在口岸建设和运营上的生动实践。

“横琴口岸的建成启用,不仅将成为促进珠澳互联互通的‘硬联通’标杆工程,更是内地与澳门规则对接、标准对接、制度融合贯通的‘软联通’标杆工程。”王彦说。

珠海大横琴口岸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彤表示,横琴新口岸的建设难度不仅在于其规模和建设面积,更在于需要确保距离不远的横琴旧口岸24小时不间断通关。为此,工程建设已经经历了3次转场,工程管理的难度可想而知。

2000名獐子岛岛民们在举报信中写道,“在短短的上市八年间,獐子岛由原来的全国首富乡镇、‘海底银行’一度成为负债约近百亿的贫苦乡镇,现已沦到无法偿还的局面。我们不禁要问一句:‘钱哪儿去了?’我们的祖辈给我们留下的丰厚家业绝不容许他们再继续挥霍下去,让我们的子孙后代来偿还。”

老秦是当年的举报人之一,他此前在獐子岛公司捕捞扇贝的船只上工作了十余年。本次采访时他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这些话当年我已经讲过一遍了。什么‘冷水团’,我在岛上生活50多年了,从未听说有过什么‘冷水团’。实际情况是,自从2013年11月份,公司就叫我们几条船在后来的所谓‘受灾’海域偷捕扇贝。”

另一位当年参与举报的渔民老赵对记者表示,2014年有关方面对獐子岛“冷水团”事件的调查结果称未发现獐子岛苗种采购、底播过程存在虚假。这让他们感到“极度失望”,之后决意举报。

举报岛民认为,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与獐子岛长期拥有合作关系,不应由他们来分析“灾害”原因。澎湃新闻记者查阅了当时参与会议的14名专家名单,发现其中的前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副所长张国范正是时任獐子岛公司常务副总裁、海洋牧场业务群执行总裁梁峻的博士生导师。

据横琴新区管委会发改局副局长王彦介绍,横琴和澳门使用的查验通关系统不互通,为了解决这个难题,横琴新区积极联系澳门多个部门,不断进行研讨沟通,最后通过使用“网闸”系统这个转换中枢将横琴、澳门两个系统进行连接,实现数据交换与共享。

公司对吴厚记的处理方式彻底激怒了岛民。獐子岛时任董秘孙福君2014年表示,吴厚记已经在2012年因内部处理,而离开公司。

智能通关:“合作查验、一次放行”

据岛民介绍,2011年是吴厚记采购扇贝苗造假最为猖狂的一年,而他所酿成的恶果则体现在2014年。“根本没有什么‘冷水团’,只是为了掩盖吴厚记当年的丑闻。”老赵说。

横琴新口岸的开通,将大大降低拱北口岸的通关压力,大幅改善横琴口岸的通关能力,让往来更快捷、更方便。新的横琴口岸联检通关大楼及南北侧交通平台总建筑面积达45万平方米,相当于63个足球场,设计日通关流量达22.2万人次,年通关量达8000万人次。

除了协调难度大、建设工期紧张等困难外,一些具体的工程难题也考验建设者的智慧。项目打造的是多枢纽口岸,现场施工复杂化、多元化,除去联检通关大楼,还包括高架桥U型匝道、市政道路、莲花大桥改造及地下综合管廊等,可谓是基础设施建设的“大合集”。

澳门居民张美然在横琴工作,每天她都要通过横琴旧口岸往返于横琴和澳门之间。她说:“虽然横琴和澳门只隔了一座桥,但由于需要坐摆渡车,上上下下,我需要花一个小时才能从家到达公司。”

但獐子岛上却有2000民岛民并不认同公司、专家、当地政府给出的说法。2015年,他们写下一封联名举报信,每个人都签字摁下手印,寻找相关部门讲述他们的诉求。

想要实现“合作查验,一次放行”,不仅需要稳定信息共享系统的“软件支撑”,还需要通关闸机系统的“硬件支持”。

岛民称吴厚刚将獐子岛公司变为“家族企业”并非仅指“吴厚记”而言,记者查询獐子岛公司在2006年的招股书,招股书内共有吴厚敬、吴厚国、吴厚岩、吴厚元等4位与吴厚刚同辈人的名字出现。“这些全都是他的亲戚。”老赵说。

挑战工程难题:树立互联互通新标杆

几乎所有的采访对象都对吴厚刚任人唯亲的行为极为不满,他们对记者说道,“好好地一个獐子岛,被吴厚刚变成了他的家族企业。”

2016年11月,獐子岛公司收到深交所问询函,要求说明2000人实名举报的相关情况。公司随后回复称,“经自查,公司历年均按照采捕计划在指定的海域组织进行播苗和采捕,不存在‘提前采捕’行为。”

“洒向海里的扇贝苗,半箱是石子”

在老秦看来,既然扇贝已经提前被偷捕走了,2014年又从何而来扇贝能收获呢?公司这才导演了一出“冷水团”灾情。“没有产品可以捕捞,企业资金链就要断,只能找一个借口掩盖内部事实,就制造了这个‘冷水团’。”

“对旅客而言,最直观的体验就是通关时间大大提速。以往过关需要数十分钟时间,现在最快几分钟就可以通关了。”吴昊说。

“受灾海域出事前曾偷捕”

莲花大桥,横跨十字门水道,东连澳门,西接横琴。为了莲花大桥与新口岸联检大楼紧密相连,要对莲花大桥进行弯桥改造,为了保证施工期间匝道段下跨境道路畅通,项目在经过多方咨询观摩和反复论证后,最终制定了60米极限半径弯桥顶推的施工方案。

根据会议纪要,受北黄海冷水团和辽南沿岸流锋面影响,獐子岛西部底播海域的底层水温在6至8月下旬波动很大,日较差达4℃左右。水温日变化频繁且幅度较大将对虾夷扇贝生长、存活产生较大影响。

“为了让大家知道知道,在我们这个偏远的小岛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曾经风靡全国的首富海岛乡镇,是如何被侵蚀、挥霍,逐渐变成一个断壁残垣的冷落海岛的。”老赵激动地说。

2014年10月,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獐子岛公司)突然宣布其海洋牧场遭遇黄海“冷水团”袭击,致使百万亩底播虾夷扇贝绝收,且“活不见贝死不见壳”,公司瞬间由盈利变为亏损约8亿元。

“弯桥顶推就如‘贪吃蛇’游戏一样,先建设一部分桥体,然后在顶推支撑平台上通过特殊装置向前推送,再建设一部分桥体,再向前推送。以此类推,桥体如‘贪吃蛇’般逐渐加长,最终推向连接处,实现全桥贯通。”施工项目经理李奇志说。

横琴新口岸旅检大厅一楼为出境层,二楼为入境层。记者在现场看到,其分别设置了合作自助通道、传统人工通道和合作人工通道,以满足不同类型旅客的通关需求。

8400根桩基、175万立方土方开挖、21万吨的钢筋量、182万立方米的砼用量、8000余人的高峰作业……每一个庞大数据的背后,都是建设者们付出的巨大努力。

在横琴新口岸的出境大厅,安装着一排红外测温设备。据拱北海关所属横琴海关办公室副主任吴昊介绍,在澳门一侧也安装着一样的设备。在“合作查验,一次放行”的通关模式下,内地和澳门各负责出境一侧的体温监测,实现执法信息和数据实时共享;同时,通过智能CT机、人脸识别系统等智能设备,依托海关智慧旅检监管平台,为旅客提供更安全便利的通关环境。

吴厚刚共兄弟三人,大哥吴厚敬,二哥吴厚刚,三弟就是吴厚记。吴厚刚成为獐子岛公司董事长后,便陆续安排其兄弟及其他亲戚进入公司任职重要岗位。其中,哥哥吴厚敬担任山东荣成分公司负责人,弟弟吴厚记则是物资采购部门经理,一手把持扇贝苗的采购。

“超级口岸”来了:将缓解拱北口岸压力

“当时扇贝苗采购的情况已经恶劣到,从獐子岛旁边的海洋岛收购来的扇贝苗,向海里播撒的时候,半箱都是石子。贪污下来半箱的钱,全进了吴厚记的口袋。”老赵说。

“2014年应收扇贝正是2011年、2012年播下的苗,当时正是獐子岛公司董事长吴厚刚的弟弟吴厚记负责整个集团扇贝苗采购。他的贪污是岛上每个人都知道的。”老赵说。

时任獐子岛镇党委书记、大股东代表石敬信则在会上称,当年长海县全县都受了影响,除獐子岛确权海域,其他海域也有受灾情况,亩产均出现较大幅度下滑。

老赵对记者表示,“2012年那会公司有过一次内部举报,就是举报吴厚记贪污问题。结果他的手下会计张巍被判了5年有期徒刑,吴厚记本人居然什么事都没有,只是被开除。董事长护着他,我们能怎么办?”

站在珠海横琴和澳门交界处的莲花大桥上,东望澳门,是金碧辉煌的酒店建筑群;回首西眺,新的横琴口岸通关大楼映入眼帘。经过大约3年的建设,目前横琴新口岸旅检通道已经基本具备开通条件。

然而,拱北口岸的实际承载旅客数量,已经远远超出其设计能力,特别是遇到节假日高峰,排队时间长、通关过程慢等问题导致旅客出入境体验不佳。随着横琴开发的提速,2014年,横琴口岸实行24小时通关。不过,受限于场地规模、设施、通关形式和交通环境等因素,横琴口岸日通行旅客数量长期保持在2万多人次。

2015年2月,2000名獐子岛居民实名举报了獐子岛公司。他们称2014年的“冷水团”事件是獐子岛公司与当地镇政府共同导演的一场 “弥天大谎”。如今4年过去,参与举报的不少老渔民已经过世,澎湃新闻记者获得了当年的举报材料,再次登岛寻访当年的联名举报人。

如今的獐子岛居民对扇贝再发生何种意外都已经见怪不怪,“我们已经心灰意冷了,2014年那会岛民们知道记者来了,白天不敢去找,晚上都偷偷打听记者住哪想去爆料。可是几年来,獐子岛的问题似乎没得到什么改变。”

岛民没料到的是,獐子岛的“扇贝大戏”竟能连演四场:2018年1月,因“降水减少导致饵料生物数量下降”扇贝被“饿死”;2019年1季度,“底播虾夷扇贝受灾”;2019年11月,“底播扇贝出现大比例死亡”。

“正常扇贝的养殖周期是3年,2011年投下的苗,要2014年收才够大。提前一年采捕肯定个头就小。我当时还问领导,这么小的贝为什么要拉上来?领导哈哈一笑。”老秦说。

为了保证48条闸机自助通道在全年24小时不间断正常运转,满足超22万人次极限人流通关,系统稳定模拟测试是必须要做的。据介绍,项目方协调30余家专业公司紧密配合,每天近400名工作人员,围绕着这48条自助通道反复进行模拟测试和系统调整修改,经过连续1个月16万人次的日均通关人流压力测试,最终成功达到预期设计目标。

长期以来,旅客往来珠海和澳门的通道主要为拱北口岸。来自珠海边检总站拱北边检站的数据显示,拱北口岸2018年客流总数高达1.34亿人次,同比增长约5%,连续第7年位居全国首位。